钟汉良:霸道总裁演烦了,就换个更新的尝试

        时间:2019.12.30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高楼面
        钟汉良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剧照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“(我的影视剧)你看很多诶!你几岁啦?”


        当我们以《逆水寒》为坐标,试图让钟汉良来探讨自己变化的时候,他发出了这样的感慨。甚至直到这次采访结束,钟汉良仍然在感慨:《逆水寒》,这都是多少年的事了。


        电视剧《逆水寒》剧照


        从《逆水寒》到今年岁末连着上映的《解放·终极营救》和《宠爱》,观众们的确可以看出“小太阳”15年的变化。


        电影《宠爱》剧照


        钟汉良作为最近10年影视产业的横截面,他的作品清单仿佛树木的年轮,指向的是影视工业里观众年龄层、角色审美风潮以及拍摄题材的变化。


        这部15年前的电视剧,开启了钟汉良“天涯四美”的时代。那个时候的他不是国内最火的小生,但在网上却又有着固定的粉丝。四美名单几经变化,但是钟汉良都是排在榜单的第一个,所谓钟乔严霍,个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古装美男形象。


        电视剧《逆水寒》剧照


        时代在变化,曾经吸引网络讨论的是古风美男;但渐渐地,市场发现,要抓住观众的心,就得有足量的霸道总裁打底。


        于是钟汉良也在变化,2010年《来不及说我爱你》的慕容沣,《何以笙箫默》的何以琛,再到《一路繁花相送》的路非,以及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的程天佑,他演了一大批多才多金,高颜值,深情专一的霸道总裁,为一批新的女孩制造迷梦。


        电视剧《何以笙箫默》剧照


        但演了这么多人设单一的角色,钟汉良会不会感到厌倦呢?即便演员作为娱乐工业的上层,却仍然要不断消费自己最吸引人的特质,通过同一组公式,不断输出成娱乐产品。


        他的回答带着香港艺人惯有的敬业,称呼自己是幸运的演员,从很早就有不同类型的戏找到他。以这个答案作为他作品列表中的索引,我们得出的结论是:和类型单一的电视剧相比,钟汉良在他的电影作品里倒是展现出了一种叛逆。


        和那些高冷又温柔的“纸片人”形象比,钟汉良在电影里呈现出的,是玩心大发之后的种种挑战。《捉妖记》里他演妖怪;《惊天大逆转》里尝试变态赌徒;又在《三人行》里演悍匪,还演过神经病。


        电影《捉妖记》剧照


        他在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里的角色也和过往有区别:钟汉良这次演的是个稍显得有点怂的军官,不过是父亲为他买了个新差事,压根没打过仗。


        电影给这个名叫姚哲的角色也设置了一条明显的成长线。演的时候钟汉良也在想,怎么能在故事发生的这一天里演出成长,其实有点难。


        钟汉良在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中饰演姚哲


        钟汉良在剧组里足足待了90天。每天穿着特别沉的几层大衣穿梭在枪林弹雨里。虽然古装戏也有不少动作戏,但是和套招威亚相比,战争戏里的枪战、炸点可比做大侠难太多。


        钟汉良的最后一场戏就是在战场上全速奔跑,结果拍第一条的时候,他跑得比一同出现在镜头里的演员慢,结果因为时差,碰到了一个炸点。好在这个炸点是气炸,炸开了是土和粉末,不伤人,只是脸红了一大片。


        “是不是这样一比,拍时装片太轻松了?”我们问。


        “当然拍摄上会很轻松,但是在情感上其实是一样的。其实你也要把人的情绪调动得很淋漓尽致,其实还是不容易的。”钟汉良有一说一。


        在电影里尽情尝试着和电视剧角色迥然不同的形象,这是属于钟汉良的一种乐趣。


        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剧照


        “也有可能我演电视剧演多了,我突然想要去拍个电影的时候,我压力比较小,我就觉得我可以试试看那个,反正我压力也没有那么大。”钟汉良说,他收到的剧本邀约类型其实想得比我们丰富太多,所以总能从里边找到一些特别的角色。


        但演惯了正面形象,在电影里玩得这么野,是种什么心态呢?钟汉良说,观众看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,就会知道角色其实并非只有正反黑白。他用《逆水寒》举了个例:顾惜朝明明是个坏人,但是观众们可以原谅他。因为他做的所有事,都有一个背后的苦衷。


        “难道不是因为观众们觉得你在里面太帅?”我们问。


        “当你看久了之后,你还是要看剧演得怎么样嘛。你会忽略那个人长得什么样,或者不会在意他好看不好看。”钟汉良有一种自洽的逻辑。


        《解放·终局营救》剧照


        他当然不想让自己固定在“好看、美男”这样的标签里,不然也不会有最近几年的那些电影。即便是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这样的群星阵容,他也愿意去演一个和章子怡偷情的舞蹈教师,自然是因为这几场戏演起来还算有意思。


        媒体总是愿意为明星们担忧,总想知道同一类型的角色演多了,这些娱乐工业的主要原料们会不会产生一种厌烦。


        “我没有那么排斥。我还是觉得每个角色,就算你把它归类成霸道总裁,他还是可以有不一样的地方。我还是能找到不一样的表演方法,还有不一样的呈现方法。”钟汉良这样回答关于会不会对霸道总裁的剧本感到厌烦的问题。


        虽然在目前曝光的新项目中,还有几个霸道总裁等着钟汉良演,但是他也知道总有风向变的一天:“如果真的觉得厌倦了,有更新的玩意我可能会选择更新的尝试。”


        文/高楼面